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张三的老婆
张三的老婆
那天晚上因为厂里有点事,所以我迟了一点回宿舍。我因为是经理,公司特
意找了一间有独立花园的小洋房作我的宿舍。里面各种家当一应俱全,我住进去
方便得很。本来公司说要找个小保姆来,我嫌不够清净,拒绝了。於是白天就找
个女工帮我打扫收拾一下。
没想到我开门的时候,花园里怯生生地冒出了一个女孩子出来,还真吓了我
一跳,看清楚了,原来就是张三的老婆,龚小莉。
小莉一见我,赶紧跑过来说∶
『谢经理,你真忙,工作到现在!我来的时候见没人在,又怕被人看到我在
门口等你,影响不好,所以就偷偷地跑进花园来等你回来。』
我一面奇怪她说的怕影响不好是甚麽意思,一面仔细的打量她。张三的这个
嫩老婆,打扮骚到不得了,头上像小女孩一样的还扎了两条辫子。不认识的还以
为她是那家正在上学的小姑娘呢!绝对想不到她已经是人家的老婆,每天晚
我眼定定的看了她好一回,口乾心跳起来。那白嫩嫩的皮肤,简直是吹弹即
破,修长的大腿,配上胸前高耸的乳房,丰满圆润的屁股,穿起一条红色又窄又
短的裙子,走路的时候,那短裙一飘一飘的,随时要把里面的三角裤露出来的模
样,怪不得她怕影响不好!穿成这个样子,简直是存心要招惹男人来强奸她!
我看着看着,有点想入非非,阳具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他妈的骚 !难道
她是故意要勾引我?
『小莉,你真漂亮!谁也看不出来你已经是结了婚,唉,可惜呀,我如果早
一点认识你就好了!』
小莉站在我旁边,胸前高耸的乳房有意无意地揩擦着我,娇声地笑着说∶
『谢经理不要开玩笑了,以你的条件,像我这样的残花败柳,又怎麽会看得
上眼呢!』
我边开着玩笑,边开了门,把她让了进去,她在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忍不
住在她诱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哎唷!谢经理打人家的屁股,好不正经!打得这样大力!怕不有五个手指
印留在屁股蛋上面!』小莉一面夸张地抚摸着屁股,一面回头向我频频飞媚眼。
进到屋里,我白天出了一身的臭汗,而且还穿着牛仔裤,被俏小莉诱引了一
下,裤裆已快要被里面坚硬的阳具顶破了,我觉得非常不舒服。我把空调开了,
要小莉在厅上随便坐一下,自己到冰箱找东西喝。我就匆匆地走进浴室洗了一个
澡,换上了一条松宽的短裤。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见厅上没有人,而睡房的门半掩着,估计小莉是跑进
去了,我於是走过去看看她在做甚麽事
折叠被单和被子。
『小莉,让我自己来!』我赶紧上前,忽然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她正面
向着我,俯低身子弯下腰,从她松宽的衣领中,一对没有乳罩的青春小妇人的乳
房,无遮无掩地向我展示着。而且,让我清楚地看到了俏小莉两颗鲜红草莓似的
乳头,随同她的身体移动,微微地跳荡着。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由得这个俏嫩的已婚小妇人整理我的床,我贪婪地从她
的乳房扫向她的屁股,她雪白丰腴的大腿,然後又回到她鲜红的乳蒂上。
『你呀,真该找个老婆来帮你打理一下这头家了!』小莉忙了一会,长长地
吁了一口气说∶『终於收拾好了!』
我笑着说∶『累了吗?躺一会休息一下!』
小莉说∶『你这床,一个人睡,比我家的还要大!而且弹力十足,我就试一
下!』说完,她竟然爬了上床,『大』字型的摆开,睡在上面。
这一下,春光尽泄,只见小莉大字摆开,裙子卷上,露出了一条白色的三角
裤,小莉的阴毛好像不特别多,但是那小馒头似的阴阜,涨鼓鼓的,诱人到不得
了。
我一阵的激动,忍不住也跳了上床∶『我也累了,陪你躺一会!』
我和张三的老婆小莉睡在一张床上,开始的时候是各怀鬼胎,所以就静静地
躺着,大家都没有甚麽动作。慢慢的,我们
一起。我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紧张,就和小莉聊了起来∶
『小莉,你的皮肤怎麽这样光滑的?』我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手臂,我感到
她像触电一样的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你觉得冷吗?』我关心地问,拿过一张薄被,温柔地替她盖上,顺便把房
灯熄了,只剩下一盏床头的小灯。
女人真是容易受骗,我这麽装模作样地表演一下,就令小莉感动的不得了,
而且她这麽被子一盖,在暗淡的灯光下,她的那一点点羞耻之心也差不多完全地
抛到脑後了。
其实,我满脑子想得,只不过是想把硬硬的大鸡巴插入她的 缝里面而已。
『谢经理,你对我真好!』小莉依偎了过来,喃喃地低声说。
『小莉,你的身材和脸蛋长得真好!好多次我发梦,在梦中和你相恋,亲你
的小嘴呢!』我一味的拿煽情话来挑动她。
『真的吗!?除了亲嘴,还会做些甚麽?』她很有兴趣地问,她的大腿悄悄
地伸了过来。虽然有薄被覆盖,但是我看得出来,她的一只手放在了分开的两条
大腿之间,在轻轻地摸着自己的 。
『除了亲嘴,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连接吻都不懂!我还未结婚,好
多事情都不知道要怎样去做……小莉,你可以教一下我吗?』
『谢经理,你一定玩过好多女孩子了!我不相信你连亲嘴都不懂!不过,我
倒是相信你梦见和我亲嘴,嗯……真难为了你们这些年轻的光棍,白天看了这麽
多的漂亮女孩子,晚上又没有老婆的
实在在的亲一下嘴!』
我大喜过望,凑了过去,嘴唇贴着嘴唇吻她,寻找那最丰厚柔嫩的地方吻。
小莉把丁香小舌头吐了出来让我吸吮,从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
呻吟声……我非常享受吻小莉的樱桃小嘴。有一刹那,我忘记了一切,把她当作
了我的初恋情人……我沉醉在热吻中,像个初恋的小男孩……
慢慢,我想起来了,这是人家的老婆,我是在偷偷地玩别人的嫩老婆!我於
是一边继续吻着小莉,一边把下身压了过去,好爽!我的鸡巴紧贴着她凉爽丰腴
的大腿,在她那皮光肉滑的身上磨擦着,然後我略微抬高身体,找到了她大腿分
叉处隆起来的那块迷死人的肉馒头,我沉了下去,鸡巴紧紧地顶贴住她饱满的阴
阜,在磨擦……磨擦……
『这是甚麽调皮东西嘛?老是在人家的大腿上揩来揩去的。』在长长的热吻
後,小莉挣开了我,明知故问,嗲声嗲气的叫道,她摸了一会自己的小 ,又和
我亲了嘴,骚劲大发,把小手向我的鸡巴摸了过来。
『哇!怎麽搞的?刚才你眼馋馋的在看我帮你收拾床的时候,我已留意到你
的东西把裤裆撑得高高的,怎麽现在从裤筒边伸了出来?好长好粗!』
小莉一把扯掉被子,半张着嘴,睁大了眼睛,脸上一副好奇又害怕的神情。
接着她大胆地伸手握住我的鸡巴,用力向下捋了两下。
『小莉,乖小莉,求求你帮把我的裤子脱掉,我憋得好难受!』
『谢经理,平时你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你的鸡巴会不会硬起来?』小莉一边
帮我脱裤子,一边笑嘻嘻的问道。
『会的。像你这样娇俏动人,我的鸡
『而且怎麽样?』小莉追着问,放浪地笑着,加重了在鸡巴上套弄的手劲。
『小莉……小莉……轻一点,我快要忍受不住了,我还是第一次让女孩子这
样的摸我这里呢?不如你用你的樱桃小嘴巴帮我含一下吧!』
小莉听了,淫荡地笑了,她倒转过身子,伏到了我的两腿中间,专心地吸吮
起我的鸡巴来,砸砸有声的。
我眯着双眼,享受着小莉在我鸡巴上的吸吮。过了一阵,小莉吐出了我的鸡
巴,回过头来疑惑地对我说∶
『你真的甚麽也不懂嘛?你可以玩一下我的 呀?我来的时候已经洗过了,
你是不是嫌我的 被张三 过,不喜欢玩它?』
我本来想舔一下小莉毛茸茸的 ,经她这麽一说,反而有点踌躇起来。我把
她的三角裤拨到一边,反覆抚摸她饱满的 ,她的 可能是每晚都让人 ,大阴
唇微微地分了开来,中间还有一条小舌头露了出来。不过整体来讲,还是诱惑十
足的,毕竟是才十多岁,那形状像极了一个水蜜桃,颜色也是粉红雪白相衬,鲜
艳得令我食指大动……应该说令我的鸡巴在小莉的嘴巴里一阵的大动!
我乾脆把她的小三角裤一把扯掉,伸出手指插进她的肉缝。她的 缝流了不
少的 水出来,但是夹着我的手指时,我觉得她的阴户还是紧紧窄窄的,手指插
进去的时候,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小莉的情绪陡然地高涨起来,她的阴户被我又是摸又是用手指插,早已湿淋
淋了,她再用力地吸了我的鸡巴一阵,终於抵受不了骚 传来的一阵阵的痕痒感
觉,她连忙吐出我的又硬又直的大鸡巴,转过身子面向我,急急忙忙地握住我
『噗』,鸡巴顺利地插了进去,『啊……』小莉满足地叫了出来,她急忙地
脱掉身上的衣衫,让两只高耸的乳房裸露了出来.然後她忘形地骑在我强壮的身
体上,不断地喘息,扭动,水蛇一样的身子,紧紧地缠绕住我,把我吞噬着,一
边嗲声嗲气地浪叫着。
小莉疯狂了一阵,很快地达到了高潮,然後她软倒了在床上,大大地分开了
四肢,示意我压上去继续玩她。
我正觉得老让小莉作主动,有点不能尽兴,她躺了下来正合我意,於是我像
老鹰抓小鸡似地扑压在小莉皮光肉滑的身体上,掰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鸡巴怒
挺着,深深地插了进她下面那窄窄的阴道缝里面。
一阵舒适的呻吟从她的鼻腔中透了出来∶『唔……谢经理……你大力 吧……
不要管我, 死我算了!』她放松了自己,只是配合着我的每一下冲刺,发出一
连串的淫荡的娇唤声。
开头我还是温柔地抽插,听了小莉的淫叫声,我再也捺不住了心中的激情,
我猛地一下一下地刺戮着,粗大的鸡巴不断在她那淫水充盈的骚 进进出出,把
小莉 到舒服得全身颤抖,媚眼儿细眯,嘟着小嘴儿娇喘,被我刺戮着的骚 洞
口,淫水不断的喷出。
『我的亲哥哥……呀……好舒服……哎唷……你碰着人家的花心了……哎唷
……喂呀……哥……好哥哥……你的小莉舒服透了……大鸡巴哥哥……你
我更是舒服,初次玩女人,何况小莉又是娇艳欲滴,美得如花似玉,我畅快
得愈插愈快,次次用力。
『呀……谢经理……唔唔……你好厉害……好哥哥……亲哥哥……我……要被
你……呀……哎喂呀……要死要死了……』
我这时也已满脸红通,气喘如牛。小莉的嫩脸上同时也呈现出满足的微笑,
娇躯不断的颊抖,双手死紧的抱着我,雪白屁股拚命的挺上,让她的骚 接受我
的鸡巴更有力的撞击。
『哎喂……舒服透了……要死了……哎呀!』最後她浪声大叫一轮後,两眼
翻白,死了一样的瘫了在床上。
我也忍不住的大叫∶『亲小莉……亲妹妹……你的小 好紧好暖……夹得我
好舒服……我忍不住啦,要射精啦……』
说老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玩女人,想不到女人身上的那块嫩肉,那块嫩肉中
间的那条细缝,果真有消魂蚀骨的无限魔力。我终於是忍不住,精液开始源源不
绝地射进小莉的 中……
天蒙蒙亮的时分,我醒了过来。不由自主地回味起刚才 小莉的时候,那种
愉快的滋味。当时觉得就死在她白白的肚皮上也在所不惜了。而我在小莉的身上
发泄过之後,浑身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舒畅,别了好久的精液得到了宣泄不
用说,更有一种终於真正成了大男人的感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