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水花
少妇水花
水花是这条街上有名的骚货,老爷们在家的时候都会来街上发骚。这天水花来到了小食店,只见老刘头儿一个人,便问道:「大爷怎么就你自己呀,那人啥时来?」老刘头儿看着混身上下香喷喷的水花,鸡巴便立了起来。

  连忙把店门里外都锁上拉着水花进到里屋,亲着水花红艳艳的小嘴,把那厚厚软软的大手伸进水花的裤子里,捏着水花的小屄。

  没过多久水花的骚水流了老刘头儿一手,老刘头儿把手拿出来让水花舔,水花红着脸一边躲着,一边伸出小手去撸着老刘头儿的鸡巴,老刘头儿便当着水花的面把手指一根根舔净,边揉着水花的发硬的奶头边问水花「小宝贝儿,想大爷不?」「嗯,想。」水花嗲嗲地应着。不只为什么,水花一看到老刘头儿那白白净净的笑模样儿,心里就跳的慌想的很,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他怀里钻。这老刘头儿是风月中的行家里手,从小长在窑子,女人心上要什么,啥时要他一清二楚。

  他见水花那骚骚的样子,便把她抱在怀里,解开乳罩吃着奶子说「水花儿,大爷一晃有十几天没和你肏屄了吧,一想到那些老头儿在你屄里进进出出,我心里就着急呀,大爷今天要好好再肏肏你。」「行吗,大爷?那人来了咋办呀?」水花也巴不得跟老刘头儿好好舒服舒服。

  「没事儿,我的小宝贝,那人要等我的电话才来呢,来亲亲大爷的鸡巴。」说完掏出了硬梆梆的黑粗鸡巴。水花张开小嘴含住了鸡巴便吸了起来,老刘头儿被吸得直打哆唆:「哎……哎小骚屄,大爷没白教你,吸得好,吸的好。来来……把小屁股调过来,让大爷也吃吃这小骚逼。「水花乖乖地把个肥屁股凑到他的脸上,老刘头儿用手分开两片肥肥的阴唇,嘴贴了上去对着水花的骚屄连吸带舔。

  水花立刻就哼哼了起来。水花吐出口里的鸡巴颤声说道:「大爷,我受不了了,你快肏吧。」老刘头儿便把水花横放在床边上,分开水花的两条白腿。

  只见水花红红白白的淫屄一张一合,骚水顺着屄缝花花地流了下来,老刘头儿忍不住又凑上去舔了起来。

  「啊……啊……大爷,我要……我要……」水花被老刘头儿折磨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你要什么呀,小水花?」老刘头儿抬起头来,色迷迷的故意问着。水花红着脸,闭着双眼喘着大气没吭声。老刘头儿见状把鸡巴放在水花的骚逼缝上来回摩擦着。弄得水花摇着屁股随着鸡巴上下翻飞着。

  「说呀……小骚货。你要什么呀?」老刘头儿追问道。

  「鸡巴,大鸡巴。」水花这才从鼻孔里哼了出来。

  「要大鸡巴啥?」「你知道了还问人家啥。」水花用手盖着臊的红红的脸说。

  「告诉大爷,啊,水花儿,不然大爷就真不给你呀。」老刘头仍不依不饶地挑逗着水花。

  「要大爷的鸡巴肏我的小屄……哎呀……呀……臊死了,你个坏大爷。」水花撒着娇嗲声嗲气的回答着。老刘头儿听到这就像一头红了眼的老牤牛,挺起黑黑粗 粗的鸡巴插了下去。

  「哎呀……你轻点呀,大爷。」水花象征性的用手档了下大鸡巴。身子屁股也跟着扭动了起来。看着水花那欲拒还迎的媚样,老刘头儿撅起屁股大力地了起来。水花两条腿分的大的,尽力吸纳着大鸡巴。两个大白奶子上下左右乱颤着。

  粉脸含春,娇喘嘘虚。

  「小骚屄,大爷坏吗?」「坏,,,大爷就是坏嘛……呀……呀……」「大爷哪儿坏,,,坏,,,啊?」「哪儿都坏。」「哪儿最坏……啊……水花儿。」「嗯……嗯……」水花轻摇着头呻吟着不肯说。

  老刘头儿屁股随即加重了力度,直得水花张着小嘴气都喘不上来了。

  「说……大爷哪最坏……」「鸡巴!……大爷鸡巴最坏了!」「大鸡巴咋坏了?」老刘头儿下边肏着,上边亲着水花,迫使她睁开眼睛看着他。水花双手护着眼睛,下边的阴道用力地夹了夹鸡巴说:「坏大爷,坏大爷用臊鸡巴肏我。」说完便不顾一切的挺动着屁股。「啊……哎呀……好大爷……快……快……我要来了呀。「老刘头儿这时候想忍都忍不住了,在水花阴道的夹挤下把蹩了十几天的浓精射进了水花的骚屄中」好你个小骚货,大爷实在受不了了,我非死在你屄里才行啊。「老刘头儿一边射着,一边狠狠地亲着水花。水花的两枝胳膊紧紧抱住老刘头儿,大口喘着气下边阴道突突的收缩着,大股阴精喷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俩人才恢复过来。老刘头儿搂着水花问:「宝贝儿,好不?」「好……好。」水花捂着发烫的脸仍然喘息着说。

  「哪好,再跟大爷说说?」老刘头儿摸着水花的奶子问道。

  「大爷,你又来了,求求你,人家不说好吗。」水花用胖胖的小手捏着老刘头儿的屁股哀求着,老刘头儿看着水花那羞嗒嗒的模样,忍不住又用手捏了捏水花的小屄,起身拿了快毛巾给水花:「来水花儿,先擦擦,我再弄点水来给你洗洗」 老刘头儿不愧在妓院里过,伺候床上的女人相当周全。水花懒懒地接过来,把屄边和屁股上擦了擦,又趟在床上,这时候老刘头端来一盆温水,对水花说:

  「你就别起来了,大爷帮你洗吧。」水花分开了大腿,老刘头仔细替水花洗着,洗完后,老刘头从柜子里拿出条新棉被,对水花说:「把这铺到你下面,这是我新买的,这床太硬,你在下面挨着一定受不了。」水花抬起身子让老刘头把被子铺好对他说「大爷你真好,我好爱你。」老刘头亲着水花说:「大爷也爱你呀,你放心在我这,大爷会让你哪都舒服的。」说完用手捏着水花的奶头。

  「嗯……大爷……坏……啊……啊……」水花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下,我打完电话,估计那人很快就到了。」水花起来刚穿好衣服。老刘头又进来,手里拿着一瓶饮料:「来,宝贝儿,这是刚进的新产品,好喝极了。」水花接过饮料,眼里充满着感激。

  「小花儿,我走了,一会儿带那人来,你好好等着啊。」老刘头边走边说着。

  「大爷你去吧,我等着。」水花答应着。

  老刘头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抱住水花亲着道:「大爷我还是舍不得我这小宝贝儿呀。」水花用手摸着那又硬起来的鸡巴说:「大爷,快去吧。我们有空再肏好吗?」老刘头这才又亲了亲水花出了门。

  大年看着老婆出了家门,想着老婆又要被别的男人肏了,下面的鸡巴也硬了起来。总想着哪天亲自看看或者听听老婆跟别人做爱的事。他几次跟老刘头暗示,可老刘头就不给他机会让他待在小店里。大年心里恨恨的想:「你老头子是不是也好这口儿。」等哪天我有了条件一定非自己找房子,到那时,想看想听还不是隋我的便。这时候听见有人在敲门,大年一看是老刘头站在门外。

  「大爷你咋来了,水花呢?」「我出去办事,水花在我那,那人到了,你快去我那,我不放出心水花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单独呆着,我过不多久就回去,这是钥匙。快去吧。」老刘头说完,也没进屋掉头就走了。

  大年这个乐哇,心想机会来了,他简单收拾了下家锁上门一路小跑的到了小店,开了门先进了前面铺子。只见满屋子都是吃喝的鲜货品。心想老刘头的担心不是没道理,这要是扛几大包,也值不少钱,过了中间的一个小厨房,前面就是里屋睡觉的地方了。

  房门紧闭着,只能看到门缝中微弱的灯光,大年贴上去什么也听不到,这可把他急坏了。有了,大年发现门底部的靠地面的缝隙比较大,光亮也多。于是不顾地上是否干净,便趴在地上,耳朵贴近门缝,这虽然有时侯床上的俩人有些耳语,但大年还是能分辨出大致的内容。

  「我把灯关了,好吗?」不用说这是他老婆的声音。女人的声音细,听的比较清楚,也好辨别。那男人对水花悄悄说了些什么,只听水花娇笑着:「看了这些年还没看够哇。」男人不知又说了句什么,又听水花拍打着男人的后背撒着娇说:「不吗,人家就不许你看嘛。」之后大年听到男人嘿嘿的笑声,和随之而来的『啪啪』的亲嘴声。

  「啊……啊……我又受不了啦。」这是水花在喘着气呻吟着说。

  「还……还要吗……花儿?」大年这次听见了男人的低低的声音。

  直觉告诉大年,老婆同这个人非常熟,不过老刘头说是新来的呀?而且也是个老头,那就是说我们可能不认识的。可这个老头我老婆怎么这么熟呢?大年正在思沉着,突然一阵肉碰肉的辟啪声大断了他。大年的鸡巴顿时就硬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屋里的男女正在肏屄了。

  大年随即耳朵贴得更近了。大年听到从床上传来的『嘎嘎』声,还有男女渐渐升高了的呻吟和喘息声,大年隐约地听到男人对水花问道:「我鸡巴硬不硬?」「啊……你说啥?……啊,硬……好硬。」「大年硬不硬?」「也硬……可你都六十多了呀……咋还这样?!」「我天天练功。」「啥功」「屄功。」男人说完嘿嘿笑了。

  「啥功?还没听过有这功呢,啊……捅死我了……」「我练了二十几年了,咋练,就是天天在鸡巴上挂把锁,来回运动。」「真的呀,怪不得呢,啊……是……捅死我了……啊。」之后大年这次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啪啪』声和喘气声。

  「宝贝儿,没听过吧。」男人得意地对水花说,之后大年又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因为床上的俩男女好像在嘴对着嘴说话。

  「哎呀……你真坏死了。我咋一点都不知道呢,我?知道吗?」大年突然听到水花用似乎从男人嘴里争脱出来的语气说着。男人忽高忽低对水花讲着什么,最后大年听到了:「今天真没想到把我的鸡巴给你肏进去了,哎……哎……好闺女,可舒服死我了,快……再好好接着啊,,,啊……」大年听到这,头轰地大了起来。『好闺女』这一定是水花她爸呀,今天他怎么到这来了呢?而且又怎么和他女儿肏上了呢?大年刚想到这,就听见老婆浪浪地叫着:「啊……爸……爸呀……我不行了 ……」便无声息了。

  大年这时候觉得鸡巴跳了几跳,眼前一花,一股浓精射在了地上。黑暗中大年急忙穿好裤子,这时就听外面老刘头在叫门,大年开开门便对老刘头说:「大爷你回来了,我马上就走。」老刘头急忙叫住大年说:「这么晚了,你还是等等水花吧。」说完就先进了里屋,里屋床上的俩人刚起来。水花正用毛巾擦着屁股,见老刘头进来,脸还是红红的不好意思。老刘头对水花说:「大年在外面等你呢。」水花一听到老刘头说大年在外面。便慌张地看了床上的老头一眼说:「刘大爷你先让这位大爷洗吧,我马上和大年回家。」「不用急,等这位大爷走后,你们再走,反正大年已经来了。」「不,不,我还是先走吧。再说孩子和我公公在家我也惦记着,让我走行不?」水花抬起那双媚眼,似乎哀求着老刘头。老刘头从水花的眼神里好像觉察到什么,便挥了挥手说:「那好那好。」便又出去了。

  不一会,水花也边系着裤腰带边走了出来……

  【完】